千奇百怪的催情藥

在莎士比亞的《仲夏夜之夢》裡,滿懷希望的仙王奧伯龍命令小精靈把三色堇的汁液滴到仙后泰坦妮亞的眼睛上。這樣,她就會瘋狂地愛著他。

現代人認為莎士比亞杜撰了三色堇的催欲功能,而《伊索爾德的魔湯——春藥的文化史》一書講述的,則是成百上千種植物、動物和礦物,都曾作為性愛刺激品、歡愉提升素、催欲藥劑、性愛奇藥加以使用。
《伊索爾德的魔湯》通過對亞洲、歐洲、非洲和美洲的春藥文化梳理,將春藥分為四大類:食品類(牡蠣、蛤蟆菌、肉類),飲品和調料(可可、香草、生薑、肉荳蔻),毒物(大麻類製品、曼德拉草、白堅木),以及巫術用品。
美洲的阿茲特克人教會了西班牙征服者飲用熱可可,於是西班牙人帶著這種異域食物來到大洋彼岸的歐洲,並且鼓吹說這種飲料能助性,一時之間可可成了西方世界最流行的可食用春藥。雖然巧克力確實能加速性激素分泌,但只在服用相當計量的情況下才有效。
印度的春藥文化蔚為大觀,因為在印度的性力派信徒看來,性愛行為是天神原始行為的縮影。所以,在他們名為坦陀羅的交合儀式中用到了多種春藥:麝香、龍涎香、檀香、桂皮和樟腦等。不僅如此,他們還要服用各種增進性慾的堅果和種子,比如荳蔻、芝麻、松子、大麻子、曼陀羅子、罌粟子等。
不過,一些被奉為“一試就靈”的催情藥,都無法找到證據來支持功效。雖然現代醫學也曾用這些藥品治療生理性陽痿,但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多次發表聲明,強調:“那些聲稱有效的催情產品,對消費者的健康來說,可能有不可預測的風險,甚至會致死。”比如說斑蝥,早在羅馬時期,人們就知曉其催情功效,雖然少量這種催情藥就能讓人產生熱血沸騰的感覺,但是多了會導致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