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員炫情婦:權力是最好的催情劑

美國前總統尼克鬆有句名言:“權力是最好的催情劑。”酒色財氣,只要不羈的權力壯膽,總能給公眾帶來瞠目結舌的演繹。近日,紅色故都江西瑞金的旅遊局副局長鐘勝楨,在酒席上“我敢承認包情婦”的狂言,便讓我們充分體會到權力催情劑的迷幻和癲狂。
貪腐案件背後,大多數都閃爍著情婦們婀娜的魅影。 “官員包養情婦之最”、“貪官包養情婦吉尼斯紀錄”,已經成為民間茶餘飯後的談資。也就是說,包養情婦現像已經成為腐敗的重要潛規則之一,而鐘勝楨的酒後狂言,則是把這種潛規則拿出來炫耀,讓其顯性化。
權力荷爾蒙的旺盛,讓某些官員連最後的遮羞布也斷然扯下,通過炫耀以博取內心的某種快感。口出狂言承認自己包養情婦,鐘勝楨無非就想向周邊的人展示權術的百無禁忌和無所不能,並以此尋找旺盛的權力荷爾蒙帶來的興奮和沖動。包養情婦和炫耀情婦相比,前者讓他在隱秘的狀態下找到身體上的快感,而後者則通過公然炫耀讓他在心理上找到了虛榮的滿足。也就是說,包養只能刺激他的雄性荷爾蒙,而炫耀則能刺激權力荷爾蒙,讓他在權力膨脹中尋找快感。
公權力的不羈與放縱,讓一些人將權力場域變成了資源掠奪的戰場。隨著這種掠奪的加劇,某些放縱的權力已經不滿足於佔有和征服的快感,而這個時候,炫耀也就順理成章。 “瑞金市正科級以上的干部誰敢承認包養情婦?我就敢承認,你們敢嗎?”,權力催情劑的迷幻,顯然讓他迷失在了道德和法紀的深淵,就不會懂得什麼叫做無恥和“不要臉”。
如果不能把不羈的權力鎖在籠子裡,則社會秩序、法律尊嚴和社會道德,難免遭受到權力野獸的踐踏。鐘勝楨的狂言,無疑是這種失範權力的升級版。可為什麼失範權力會如此洶湧泛濫,歸根到底依舊是那個老問題:監管的軟弱。正如被譽為“俄羅斯良心”的作家索爾仁尼琴所言:當世界被無恥的信念所湮滅,那信念便是權力無所不能,正義一無所成。鐘勝楨的炫耀,恐怕正是抱著權力無所不能,而監督和問責的正義陽光很難暴曬在他身上的信念,口出狂言甚至百無禁忌。
當權力在酒桌上高調炫耀情婦的時候,留下的則是挫敗的民意和法律在旁黯然神傷。根據事件最新的進展,鐘勝楨對此矢口否認,稱“此事系無中生有”,並惺惺作態大談素質。炫耀情婦的無恥已經引起公憤,但是問責和監管卻遲遲不見出現,正是因為這樣的姑息和縱容,才讓權力催情劑的功效發揮得更好。同時還必須強調的是,鐘勝楨的“帶病復出”,恐怕也是助長其權力心理膨脹的重要原因之一。
鐘勝楨“精疲力盡”,這恐怕是權力催情劑服用過度引發的不良反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