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就有人用壯陽催情藥了,是真的嗎?

國內出現了眾多的“宮庭秘方、皇室補品”。它們的宣傳廣告如水銀潑地、無孔不入,如果你沒有被動地接受過它們的宣傳就簡直是怪事了。用皇帝“御用”催情藥來作宣傳最容易收到最大的效果,只要想一下,皇帝后宮佳麗三千,如果沒有“秘方”、“催情藥”叫皇帝老兒如何消受… 這只是普通人想當然的看法。實際上,中國宮庭歷史中,相信“煉丹術”、“壯陽藥”的皇帝並不多,而許多“煉丹術”“術士”的下場都很可悲。由於道家煉的“外丹”實際上是水銀,它會損害睾丸組織,這只會加重皇帝的性功能損害!他們中的不少人最終多以“迷惑聖上”被大臣上諫,結局往往是身首異處的。而皇帝“寵信方士”也是史家對皇帝的貶評之一。 《趙飛燕外傳》有一段對話,可以很好地說明問題。譯成我的白話就是:皇后對飛燕(環肥燕瘦中的燕瘦、據說能在人的掌上起舞)說“…皇帝老哥陽痿很久了,吃了很多秘方藥、丹藥都沒有用。但一摸小妹你的香足就衝動、勃起,這是上天給小妹你天大的福氣啊…”,可見,“宮庭秘方”、“皇室補品”還不及趙飛燕的一對纖足! 不用講太多道理,故宮博物院存有完整的清宮皇室醫案。如果真的有壯陽催情藥,它早就為我國創造大量的外匯了。那裡輪得到“偉哥”來賺中國人的錢!現在仍然有一些中國人相信“壯陽”藥的奇效,難道,這些人不應該好好地思考一下嗎? 因為歷史的原因,中國人的性知識是較為缺乏的,再加上現代人生活節奏緊張、而對性生活質量的要求又有了提高,許多人在性生活中感到力不從心、體驗不到滿意的性生活感受,這是事實。這就要求人們學習正確的性知識、性保健原則、性生活技巧方法。但這絕不是“腎陰虛”、“腎陽虛”,而“壯陽”、“補腎”也不是治療性功能障礙的正確方法。 “腎虛”是中國人特有的概念。學過中醫的人都知道,“腎虛”的範圍是如此廣泛,幾乎所有身體機能下降的情況都可以稱之為“腎虛”。這種過於籠統的名稱對人們認清事物的本質並無幫助。任何人都知道,要治療疾病,必須找出病因才能進行治療。簡單地作出“腎虛”的診斷就近於欺騙! 中醫是中華民族的寶貴遺產。但由於時代的局限性,中醫也有它本身的缺陷。我們要在前人的基礎上不斷發展、完善中醫,這才是科學正確的態度。世界衛生組織(WHO)將“腎虛”定為“民族概念病”範疇,現代醫學、世界上其它民族是沒有“腎虛”的概念的。換句話說,即使在​​中國,也是你相信了“腎虛”的概念,你才會有“腎虛”的可能!我想,沒有人願意讓自己不明不白地相信一個“診斷”吧。 要改善性生活質量、改善自己的性能力。唯一的方法是學習正確的性知識、掌握正確的性技巧方法、性生活保健原則。如果不幸出現了功能性性功能障礙,也必須在治療中樞神經紊亂、內分泌失調的同時通過科學的性行為治療方法作行為治療,重建正常的性生理反射。這是歐美性醫學研究者經過數十年研究總結的經驗,是經受了歐美數百萬病例驗證的,是科學可靠的功能性性功能障礙治療方法。 每每看到“壯陽催情藥”的廣告就在腦子出現“騙子”的笑面。今天他們比他們的前輩好多了,起碼他們不用擔心什麼時候腦袋會搬家,而他們的錢袋也裝滿了“冤大頭”的錢,他們活得比他們的前輩開心、快樂得多。大概,沒有人願意當“冤大頭”吧?